為耶路撒冷及四境求平安

昔日,詩人在朝聖路上催促同胞為耶路撒冷求平安,及後被流放的猶太人在巴比倫河邊追想聖城,到耶穌騎驢進城時被頌以「和散那」,耶路撒冷一直是古以色列的屬靈核心……

以軍掃射尋食巴人過百死
加沙死超三萬七成為婦孺

以哈戰事爆發臨近第150日,加沙人道危機持續,死亡人數已超三萬,死者中兒童及婦女分別有一萬三千及九千人,佔約七成,另七萬多人受傷。加沙地帶內卅多間醫院目前只有十二間有限度運作,有美國醫生表示,在加沙「不見戰爭,只見毀滅」……

無解的巴以問題?

……他們好像要在這個被譏為國際金融中心遺址的城市,著力顯示香港人不只是追逐金錢物質,也有關注國際問題,關懷被欺壓弱勢群體,擁抱普世人文價值的世界公民素質……

香港醫生在加沙

有「戰地醫生」之稱,曾八次到不同衝突地區——伊拉克、烏克蘭、也門……不久前再到加沙參與救援工作的歐耀佳醫生,為何會指這一次「最震撼,感受最深」?電視、網絡上流傳的海量影像及信息,與親眼看到親耳聽到的,又有何不同?

身心俱疲的香港人與橄欖樹

……我也好明白身心俱疲的香港人,可能感覺很難關心巴勒斯坦。我暫不談道德判斷,先講人之常情。有朋友跟我坦白分享說,單單是看香港新聞都好疲累。明知巴勒斯坦情況更糟,實在覺得很龐大,不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