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西岸:被佔領下的精神健康問題

©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西岸城市希伯倫是21.5萬名巴勒斯坦人的家園。無國界醫生自2001年起,在該區進行精神健康支援項目。單是今年,救援隊已向超過6,400人提供個人或小組輔導、心理治療、心理急救或心理教育支援。病人的主要症狀包括焦慮、無法入睡,以及感到悲傷和恐懼。無國界醫生在希伯倫的心理學家蘇波說:「受精神困擾的人當中,不少是青年人,這對他們成年以後的生活構成影響。在他們這個年紀,需要的是自由,不受約束地到處去,以及可期盼的未來……

往無國界醫生(MSF)閱讀全文

希伯崙偶遇

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延綿的隔離牆,重重包圍著西岸整個巴人自治地區。大家似乎接受了這一個事實,在牆上畫上色彩繽紛的畫作,當然全部都帶著政治諷刺。

在伯利恒,一幅隔離牆上有特朗普全身肖象,擁抱著並親吻隔離牆站崗,一串粉紅色的心狀型圖案從特朗普口中吐出。慢慢細看隔離牆上畫作風情早變成旅客景點,由此衍生旁邊路上一間又一間與牆有關的禮品店。

有趣的是,隔離牆還吸引投資者,在旁蓋酒店,每間客房都面對隔離牆,叫Walled Off Hotel,酒店內有收費的小型博物館和以供買賣的畫廊,但客房價錢不菲,由二百美元起。

隔離牆不遠處有間「以巴衝突協調中心」,內有咖啡館,一大告示牌表示歡迎旅客入內喝杯咖啡,討論以巴問題。當大家想開口時,竟無言,以巴問題,還可以說甚麼呢?日落的餘暉倒影在咖啡上。

繼續閱讀 “希伯崙偶遇"

伯利恆偶遇

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真不可思議。昨天在伯利恆找旅館時迷了路,走到一間理髮店問路,有一位坐輪椅的先生自動請纓,帶領我去酒店。我差點衝口而出,可以嗎?後來盛情難卻,便接受他給我這個幫忙。

他一下一下把輪椅向前推,我跟著他後面,不敢走快,上斜坡下斜坡。看他推得挺吃力,我心感內疚。中途我表示,我知在那𥚃了,請他不用再領路,早㸃回家休息,但他堅持要看到我安全到旅館。

繼續閱讀 “伯利恆偶遇"

神的選民

筆者:老旭暉

「我是否應在心底裡仍然承認現今的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選民,並因此而擁有聖地的主權?」

早些時候,一位女士在一個有關「聖地」的講座中向講員發出了以上的問題 [#1]。誠然,這是很多即使對以巴問題、阿以衝突具有較公允看法的基督徒,心底裡面仍然會有的疑問和掙扎。

信徒心裡有這個想法,或許是因為讀到舊約中多處提及以色列人是上帝的子民/選民,而現今大部分的猶太人因在血緣上與他們有所關連,就順理成章地得此結論。又或是因為聽過讀過時代論(Dispensationalism)或受時代論影響的教導、查經書、講道、小說或注譯聖經等而有此觀念。

筆者認為,基督教的神學是應以「始於基督,終於基督,並以耶穌基督為中心」的方向及態度去理解和解釋聖經。亦因如此,在看待舊約記載的時候,基督徒需要以新約聖經的內容去「以經解經」。

繼續閱讀 “神的選民"

一名巴勒斯坦父親學會饒恕,並講到愛、饒恕和公義

Israel_2018_0100100989

……以色列士兵以為沙德一家向他們的汽車開火,所以開槍還擊,殺死了他12歲的女兒姬絲汀;他和太太及另一名女兒都受了傷。「我可愛的女兒只有12歲,就在一剎那之間,生命便終結了。」

沙德由於身受重傷,不能出席女兒的喪禮。回憶這個片段令他淚流滿面。「對我們來說,那是生命中的黑暗時期,但我們找到耶穌,祂給我們力量說出愛和饒恕的話,說出耶穌基督在我們裡面的力量。祂勝過憎恨和不公義……

往「敞開的門」(Open Doors)閱讀全文

延伸閱讀:沙德(George Sa’adeh)在Just Vision的英文訪問記錄

摔不壞的攝影機

5brokencamera

由阿拉伯裔導演艾曼博納特(Emad Burnat)及猶太裔導演蓋戴維迪(Guy Davidi)共同製作,曾於2011年獲提名競逐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的《摔不壞的攝影機》(5 Broken Cameras),將於十月下旬於第十一屆華語紀錄片節在港公開放映。

亦為影片主攝影師及旁述的艾曼是來自西岸地帶比利恩村(Bil’in)的一位普通爸爸。2005年,他購買了一部攝錄機,原打算用來拍下幼子的成長過程。那時正值巴勒斯坦人第二次起義,以色列政府的隔離牆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由於隔離牆築建時佔用了比利恩村的土地,又阻礙村民耕作,他們於是組織非暴力的抗爭行動。艾曼的五部攝錄機一邊拍下孩子成長的喜悅和希望,另一邊亦記錄著村民困局的悲愁和憤怒。喜樂與哀怒漸漸地交織在一起,旁觀者也慢慢地成為了當局者。比利恩村亦因為其持續性的抗爭行動走上了國際舞台,成為以巴衝突的其中一個聚焦點。

門票現正於MOViE MOViE Cityplaza票房發售。導演艾曼並將於10月28日下午三時在香港文化中心,以及29日的放映後出席座談會。

除此以外,第十一屆華語紀錄片節尚有三部有關以巴的電影—《拉娜的革命》(Naila and the Uprising)、《捉鬼》(Ghost Hunting)及《檢查站》(Checkpoint)。

基督教錫安主義與以巴問題

IMG_20141019_135440

筆者:臨風
(原文刊於《恩福》雜誌2015年1月號,蒙允轉載)

加沙地帶2014年的以巴戰爭,終於在8月26日結束。50天下來,巴勒斯坦有2143人死亡,超過70%為平民。以色列國防軍有66位陣亡,另有5位平民死亡。這次戰爭在國際上引起很大的風暴,它的結束也讓人人慶幸。

止不住的動亂

可是,以色列從加沙地帶撤軍,令國內保守派極度不滿。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為了維護政治利益,罔顧國際反對,9月宣布,將在伯利恆附近圈地1000英畝,劃為新的猶太人定居點(Jewish Settlement,或譯「徙置區」、「殖民地」),趕逐現有的巴勒斯坦居民,為猶太移民興建2600間房屋。10月再宣布,將在耶路撒冷開闢定居點,興建1000間房屋,並修築公路,聯絡各猶太人定居點。這意味更多巴勒斯坦人的房屋將被拆除,土地將被沒收。這些措施又觸動巴勒斯坦人的神經,使得約旦河西岸的占領區再度爆發動亂。

「猶太定居點」的作法,在國際上一向被視為搶奪行為,亦為巴勒斯坦人所深惡痛絕,是以巴走向和平最大的障礙。美國政府雖然堅決支持以色列,但歷來都反對這作法。不過美國的福音派中卻有一股很大的勢力,無條件支持以色列政府的圈地政策。例如,1998年,當拉賓總理凍結約旦河西岸艾瑞爾(Ariel)地區定居點的經費時,美國數百間主張「基督教錫安主義」的教會卻捐款,支持當地猶太人繼續擴建。#1 又如,以色列強人總理沙龍(Ariel Sharon)2006年中風昏迷,美國視博恩機構(CBN)的領導人羅伯遜(Pat Robertson)宣稱:這是上帝的懲罰,因為他廢除了加沙地帶的猶太定居點。

什麼是「錫安主義」?

「錫安主義」(Zionism,「主義」或譯「運動」)又稱「猶太復國主義」,起源於19世紀末。倡導者赫茨爾(Theodor Herzl)為猶太裔記者,他成立了「世界錫安組織」,於1897年在瑞士巴塞爾召開第一次「錫安議會」。赫茨爾「錫安主義」的理念,是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世俗法治國家,以猶太人為主,而對各民族、宗教和性別皆平等待遇,保障人權和自由權。當時,猶太教領袖對這運動普遍持反對態度,認為它會影響巴勒斯坦當地猶太人的福祉。

繼續閱讀 “基督教錫安主義與以巴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