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恆偶遇

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真不可思議。昨天在伯利恆找旅館時迷了路,走到一間理髮店問路,有一位坐輪椅的先生自動請纓,帶領我去酒店。我差點衝口而出,可以嗎?後來盛情難卻,便接受他給我這個幫忙。

他一下一下把輪椅向前推,我跟著他後面,不敢走快,上斜坡下斜坡。看他推得挺吃力,我心感內疚。中途我表示,我知在那𥚃了,請他不用再領路,早㸃回家休息,但他堅持要看到我安全到旅館。

繼續閱讀 “伯利恆偶遇"

神的選民

筆者:老旭暉

「我是否應在心底裡仍然承認現今的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選民,並因此而擁有聖地的主權?」

早些時候,一位女士在一個有關「聖地」的講座中向講員發出了以上的問題 [#1]。誠然,這是很多即使對以巴問題、阿以衝突具有較公允看法的基督徒,心底裡面仍然會有的疑問和掙扎。

信徒心裡有這個想法,或許是因為讀到舊約中多處提及以色列人是上帝的子民/選民,而現今大部分的猶太人因在血緣上與他們有所關連,就順理成章地得此結論。又或是因為聽過讀過時代論(Dispensationalism)或受時代論影響的教導、查經書、講道、小說或注譯聖經等而有此觀念。

筆者認為,基督教的神學是應以「始於基督,終於基督,並以耶穌基督為中心」的方向及態度去理解和解釋聖經。亦因如此,在看待舊約記載的時候,基督徒需要以新約聖經的內容去「以經解經」。

繼續閱讀 “神的選民"

一名巴勒斯坦父親學會饒恕,並講到愛、饒恕和公義

Israel_2018_0100100989

……以色列士兵以為沙德一家向他們的汽車開火,所以開槍還擊,殺死了他12歲的女兒姬絲汀;他和太太及另一名女兒都受了傷。「我可愛的女兒只有12歲,就在一剎那之間,生命便終結了。」

沙德由於身受重傷,不能出席女兒的喪禮。回憶這個片段令他淚流滿面。「對我們來說,那是生命中的黑暗時期,但我們找到耶穌,祂給我們力量說出愛和饒恕的話,說出耶穌基督在我們裡面的力量。祂勝過憎恨和不公義……

往「敞開的門」(Open Doors)閱讀全文

延伸閱讀:沙德(George Sa’adeh)在Just Vision的英文訪問記錄

摔不壞的攝影機

5brokencamera

由阿拉伯裔導演艾曼博納特(Emad Burnat)及猶太裔導演蓋戴維迪(Guy Davidi)共同製作,曾於2011年獲提名競逐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的《摔不壞的攝影機》(5 Broken Cameras),將於十月下旬於第十一屆華語紀錄片節在港公開放映。

亦為影片主攝影師及旁述的艾曼是來自西岸地帶比利恩村(Bil’in)的一位普通爸爸。2005年,他購買了一部攝錄機,原打算用來拍下幼子的成長過程。那時正值巴勒斯坦人第二次起義,以色列政府的隔離牆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由於隔離牆築建時佔用了比利恩村的土地,又阻礙村民耕作,他們於是組織非暴力的抗爭行動。艾曼的五部攝錄機一邊拍下孩子成長的喜悅和希望,另一邊亦記錄著村民困局的悲愁和憤怒。喜樂與哀怒漸漸地交織在一起,旁觀者也慢慢地成為了當局者。比利恩村亦因為其持續性的抗爭行動走上了國際舞台,成為以巴衝突的其中一個聚焦點。

門票現正於MOViE MOViE Cityplaza票房發售。導演艾曼並將於10月28日下午三時在香港文化中心,以及29日的放映後出席座談會。

除此以外,第十一屆華語紀錄片節尚有三部有關以巴的電影—《拉娜的革命》(Naila and the Uprising)、《捉鬼》(Ghost Hunting)及《檢查站》(Checkpoint)。

基督教錫安主義與以巴問題

IMG_20141019_135440

筆者:臨風
(原文刊於《恩福》雜誌2015年1月號,蒙允轉載)

加沙地帶2014年的以巴戰爭,終於在8月26日結束。50天下來,巴勒斯坦有2143人死亡,超過70%為平民。以色列國防軍有66位陣亡,另有5位平民死亡。這次戰爭在國際上引起很大的風暴,它的結束也讓人人慶幸。

止不住的動亂

可是,以色列從加沙地帶撤軍,令國內保守派極度不滿。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為了維護政治利益,罔顧國際反對,9月宣布,將在伯利恆附近圈地1000英畝,劃為新的猶太人定居點(Jewish Settlement,或譯「徙置區」、「殖民地」),趕逐現有的巴勒斯坦居民,為猶太移民興建2600間房屋。10月再宣布,將在耶路撒冷開闢定居點,興建1000間房屋,並修築公路,聯絡各猶太人定居點。這意味更多巴勒斯坦人的房屋將被拆除,土地將被沒收。這些措施又觸動巴勒斯坦人的神經,使得約旦河西岸的占領區再度爆發動亂。

「猶太定居點」的作法,在國際上一向被視為搶奪行為,亦為巴勒斯坦人所深惡痛絕,是以巴走向和平最大的障礙。美國政府雖然堅決支持以色列,但歷來都反對這作法。不過美國的福音派中卻有一股很大的勢力,無條件支持以色列政府的圈地政策。例如,1998年,當拉賓總理凍結約旦河西岸艾瑞爾(Ariel)地區定居點的經費時,美國數百間主張「基督教錫安主義」的教會卻捐款,支持當地猶太人繼續擴建。#1 又如,以色列強人總理沙龍(Ariel Sharon)2006年中風昏迷,美國視博恩機構(CBN)的領導人羅伯遜(Pat Robertson)宣稱:這是上帝的懲罰,因為他廢除了加沙地帶的猶太定居點。

什麼是「錫安主義」?

「錫安主義」(Zionism,「主義」或譯「運動」)又稱「猶太復國主義」,起源於19世紀末。倡導者赫茨爾(Theodor Herzl)為猶太裔記者,他成立了「世界錫安組織」,於1897年在瑞士巴塞爾召開第一次「錫安議會」。赫茨爾「錫安主義」的理念,是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世俗法治國家,以猶太人為主,而對各民族、宗教和性別皆平等待遇,保障人權和自由權。當時,猶太教領袖對這運動普遍持反對態度,認為它會影響巴勒斯坦當地猶太人的福祉。

繼續閱讀 “基督教錫安主義與以巴問題"

第五屆「基督在檢查站」會議 翁偉業:與巴勒斯坦人在水深火熱中同行

photo-1448964899744-8929e9d992d7

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建高牆圍困,活在壓迫之下,長達十多年。十一年前成立的「基督在檢查站」會議(Christ at the Checkpoint,下稱會議)國際交流營會,每兩年舉辦一次,盼望喚醒基督徒正視巴勒斯坦人面對的景況。

今年的第五屆會議一連五日(五月廿八日至六月一日)在伯利恆舉行。該會議的籌委會成員之一、國際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IFES)前副總幹事翁偉業分享會議如何在富張力的局勢下進行,會議活動期間探訪當地巴人少女後一週從新聞得知她的堂兄被以軍殺害;他亦談到時代論及錫安主義的問題,以及從巴人處境回望香港社會,可以給港人怎樣的啟迪。

翁偉業指出,會議的緣由,與巴人被以色列建高牆圍困,並設立無數的檢查站有關。在一九六七年,以色列於六日戰爭佔領西岸及加沙地帶後,實行嚴厲的殖民主義。到本世紀初,以色列建築十二米高的圍牆包圍阿拉伯人(即巴勒斯坦人),借辭是為了安全,「實際上是搶地,佔為己有。」圍牆有很多檢查站,卻在每個檢查站留難由巴勒斯坦自治區前往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有巴勒斯坦人清晨四時排隊通過檢查站,然而檢查站的開放時間並不確定,甚至全日關閉。巴勒斯坦人要穿過檢查站到另一邊打工或日常生活,往往會被侮辱。

在此背景下,約十一年前開始,伯利恆聖經學院每兩年舉行一次會議,冀喚醒基督徒正視巴勒斯坦人面對的景況。翁偉業指,會議地點訂在伯利恆,是基督誕生的地方,「最諷刺的是伯利恆接近耶路撒冷,因此檢查站最多……會議名稱的意思是,設若耶穌基督在檢查站,多半通過不了。」……

往《時代論壇》閱讀全文(須訂閱)

以國通過《民族法》 恐瓦解民主體制

20111220-170108-DSC_8588

……以色列執政黨19日以多數票強行通過極具爭議的《民族國家法案》。該法案指出,以色列是猶太人的歷史家園,猶太人擁有民族自決的權力,且該法也不以阿拉伯語作為官方語言,也未納入保障少數民族權益,引起反對黨猛烈抨擊。

以色列民主研究所研究員阿米爾憂慮,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將人人平等列入憲法,唯獨以色列忽略自由平等價值,這項法案恐瓦解以色列民主體制。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近日推動《民族國家法案》,以建立專屬猶太人的社區,刪除阿拉伯文的官方語言地位,此舉引發外界抨擊為「種族隔離制度」,恐終結以色列長期民主制度……

往《台灣醒報》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