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延綿的隔離牆,重重包圍著西岸整個巴人自治地區。大家似乎接受了這一個事實,在牆上畫上色彩繽紛的畫作,當然全部都帶著政治諷刺。

在伯利恒,一幅隔離牆上有特朗普全身肖象,擁抱著並親吻隔離牆站崗,一串粉紅色的心狀型圖案從特朗普口中吐出。慢慢細看隔離牆上畫作風情早變成旅客景點,由此衍生旁邊路上一間又一間與牆有關的禮品店。

有趣的是,隔離牆還吸引投資者,在旁蓋酒店,每間客房都面對隔離牆,叫Walled Off Hotel,酒店內有收費的小型博物館和以供買賣的畫廊,但客房價錢不菲,由二百美元起。

隔離牆不遠處有間「以巴衝突協調中心」,內有咖啡館,一大告示牌表示歡迎旅客入內喝杯咖啡,討論以巴問題。當大家想開口時,竟無言,以巴問題,還可以說甚麼呢?日落的餘暉倒影在咖啡上。

在巴人西岸地區,當地人明白到苦難乃是大家的命運共同體,衍生出一種親密情誼。如果我為某巴人做了一些好事情,另一些巴人知道了,也會不停多謝我。其意思是,你對我的同胞好,即是對我好。

人生真是挺艱難的,我就是喜歡在日常中留意一些小事,人與人互相善待的窩心事,好教我常懷感恩之心。例如我早前去了西岸最麻煩之地:希伯倫,走到舊城和猶太殖民區,特別是後者,由於過去的衝突持續至今,現在仍是尤如死寂地區,數百間店舖被迫關門。

我在殖民區走呀走,走到盡頭處是巴人鄰舍,破落不堪,有兩位孩子在玩耍,我好奇示意想探訪他們的家,他們就跳崩崩帶我爬上一條又窄又暗的樓梯,他們呼喚媽媽,我也跟著大叫「媽媽」,肥胖的媽媽在門口往下望,開始時有點驚訝,很快便歡迎我進入家中,奉上薄荷茶和水果。雖然語言不通,但指手劃腳一樣高興。

臨走時,媽媽看見我提著兩個塑膠袋,很不方便,她找來一個漂亮的環保袋,二話不說把我兩個塑膠袋塞進去,然後舉起大姆指,微笑給我一個大擁抱,吻別。

原文刊於筆者臉書,蒙允轉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