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講座 阿瓦德牧師伉儷談當地牧養挑戰

……亞歷斯阿瓦德牧師提到,現時巴勒斯坦的教會有不少巴勒斯坦的信徒聚會,可是這些教會的情況並不理想,很多信徒都在考慮或已經離開巴勒斯坦。究其原因,是因巴勒斯坦身處全球性的宗教與政治衝突中,經濟、政治狀況不穩,穆斯林與基督徒不能和平共處,令當地眾多信徒感到受威脅。他認為,於目前狀況下,要當地信徒留下的可能性不大,但並非毫無希望。在上主眼中,並沒有難成的事……

往《時代論壇》閱讀全文

希伯崙地區持續動蕩 普世教會協會基於安全撤走人員

Photo: Albin Hillert/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以巴地區關係持續緊張,普世教會協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普世同行計劃」(Ecumenical Accompaniment Programme in Palestine and Israel, EAPPI)在一月廿九日便出於安全考慮,決定從巴勒斯坦被佔領區的希伯崙撤走工作人員。

因為當地幾個非政府組織及和平組織在近日不斷受到當地居民和以色列士兵的騷擾,EAPPI決定撤出希伯崙地區。WCC總幹事戴維德牧師(Olav Fykse Tveit)呼籲在該地區最終能實踐正義與和平,並表示希望EAPPI和其他國際監測和人道工作組織能夠盡快在安全狀況下返回該地區工作……

往《時代論壇》閱讀全文

2019年4月19日《時代論壇》跟進報導:普世教協被黑客勒索 疑涉以巴地區監察計劃

巴勒斯坦西岸:被佔領下的精神健康問題

© Moises Saman/Magnum Photos

……西岸城市希伯倫是21.5萬名巴勒斯坦人的家園。無國界醫生自2001年起,在該區進行精神健康支援項目。單是今年,救援隊已向超過6,400人提供個人或小組輔導、心理治療、心理急救或心理教育支援。病人的主要症狀包括焦慮、無法入睡,以及感到悲傷和恐懼。無國界醫生在希伯倫的心理學家蘇波說:「受精神困擾的人當中,不少是青年人,這對他們成年以後的生活構成影響。在他們這個年紀,需要的是自由,不受約束地到處去,以及可期盼的未來……

往無國界醫生(MSF)閱讀全文

希伯崙偶遇

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延綿的隔離牆,重重包圍著西岸整個巴人自治地區。大家似乎接受了這一個事實,在牆上畫上色彩繽紛的畫作,當然全部都帶著政治諷刺。

在伯利恒,一幅隔離牆上有特朗普全身肖象,擁抱著並親吻隔離牆站崗,一串粉紅色的心狀型圖案從特朗普口中吐出。慢慢細看隔離牆上畫作風情早變成旅客景點,由此衍生旁邊路上一間又一間與牆有關的禮品店。

有趣的是,隔離牆還吸引投資者,在旁蓋酒店,每間客房都面對隔離牆,叫Walled Off Hotel,酒店內有收費的小型博物館和以供買賣的畫廊,但客房價錢不菲,由二百美元起。

隔離牆不遠處有間「以巴衝突協調中心」,內有咖啡館,一大告示牌表示歡迎旅客入內喝杯咖啡,討論以巴問題。當大家想開口時,竟無言,以巴問題,還可以說甚麼呢?日落的餘暉倒影在咖啡上。

繼續閱讀 “希伯崙偶遇"

伯利恆偶遇

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真不可思議。昨天在伯利恆找旅館時迷了路,走到一間理髮店問路,有一位坐輪椅的先生自動請纓,帶領我去酒店。我差點衝口而出,可以嗎?後來盛情難卻,便接受他給我這個幫忙。

他一下一下把輪椅向前推,我跟著他後面,不敢走快,上斜坡下斜坡。看他推得挺吃力,我心感內疚。中途我表示,我知在那𥚃了,請他不用再領路,早㸃回家休息,但他堅持要看到我安全到旅館。

繼續閱讀 “伯利恆偶遇"

神的選民

筆者:老旭暉

「我是否應在心底裡仍然承認現今的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選民,並因此而擁有聖地的主權?」

早些時候,一位女士在一個有關「聖地」的講座中向講員發出了以上的問題 [#1]。誠然,這是很多即使對以巴問題、阿以衝突具有較公允看法的基督徒,心底裡面仍然會有的疑問和掙扎。

信徒心裡有這個想法,或許是因為讀到舊約中多處提及以色列人是上帝的子民/選民,而現今大部分的猶太人因在血緣上與他們有所關連,就順理成章地得此結論。又或是因為聽過讀過時代論(Dispensationalism)或受時代論影響的教導、查經書、講道、小說或注譯聖經等而有此觀念。

筆者認為,基督教的神學是應以「始於基督,終於基督,並以耶穌基督為中心」的方向及態度去理解和解釋聖經。亦因如此,在看待舊約記載的時候,基督徒需要以新約聖經的內容去「以經解經」。

繼續閱讀 “神的選民"

一名巴勒斯坦父親學會饒恕,並講到愛、饒恕和公義

Israel_2018_0100100989

……以色列士兵以為沙德一家向他們的汽車開火,所以開槍還擊,殺死了他12歲的女兒姬絲汀;他和太太及另一名女兒都受了傷。「我可愛的女兒只有12歲,就在一剎那之間,生命便終結了。」

沙德由於身受重傷,不能出席女兒的喪禮。回憶這個片段令他淚流滿面。「對我們來說,那是生命中的黑暗時期,但我們找到耶穌,祂給我們力量說出愛和饒恕的話,說出耶穌基督在我們裡面的力量。祂勝過憎恨和不公義……

往「敞開的門」(Open Doors)閱讀全文

延伸閱讀:沙德(George Sa’adeh)在Just Vision的英文訪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