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真不可思議。昨天在伯利恆找旅館時迷了路,走到一間理髮店問路,有一位坐輪椅的先生自動請纓,帶領我去酒店。我差點衝口而出,可以嗎?後來盛情難卻,便接受他給我這個幫忙。

他一下一下把輪椅向前推,我跟著他後面,不敢走快,上斜坡下斜坡。看他推得挺吃力,我心感內疚。中途我表示,我知在那𥚃了,請他不用再領路,早㸃回家休息,但他堅持要看到我安全到旅館。

走了20分鐘終於到達旅館,我千多謝萬多謝,他多番說不用客氣。跟著他一下一下把輪椅調轉頭回家。我的天啊,回家路上他又要推20分鐘,來回共40分鐘。

整個晚上我都在想著這位輪椅先生,心裏很是感動。結果第二天黃昏時分,我買了一盒糖果回到理髮店,老闆幫我打電話給他,他就住在理髮店附近一個巴人難民營。

他高興地帶著兩位兒子來見我。兒子看見糖果好開心,我也開心。之後他邀請我到他家中飲杯茶,我們閒話家常,他與我分享他的家族故事,而他太太則坐在我身旁一直微笑著,不時給我倒茶。就這樣,在這個聖城,這個充滿苦難的難民營,過了一個温馨的黄昏。

原文刊於筆者臉書,蒙允轉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