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06-123640-DSC_2832

筆者:亞歷斯‧阿瓦德(Alex Awad)

自大衛王把國都由希伯崙遷往耶路撒冷,她就成為了古以色列國屬靈和政治生活的標誌。耶路撒冷的命運亦一直和古猶太國的命運緊扣著。舊約裡有強調耶路撒冷對作為古猶太國的屬靈核心的重要性:

「羅波安王自強,在耶路撒冷作王。他登基的時候年四十一歲,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華從以色列眾支派中所選擇立他名的城……」(代下十二13上)

「使人在錫安傳揚耶和華的名,在耶路撒冷傳揚讚美他的話。」(詩一○二21)

「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愛你的人必然興旺!願你城中平安!  願你宮內興旺!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緣故,我要說:願平安在你中間!因耶和華──我們神殿的緣故,我要為你求福!」(詩一二二6-9)

無可否認,耶路撒冷在舊約裡具有超然的地位,遠高於其他城巿之上。不過,其重要性在新約來臨後就開始減弱。雖然耶穌在他的傳道生涯中經常到耶路撒冷和服侍當中的居民,但是他對耶路撒冷的看法並不正面亦不可取。他亦知道耶路撒冷將會是他受苦和受死的地方:

「從那時起,耶穌才向門徒明說,他必須上耶路撒冷去,受長老、祭司長和文士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天復活。」(太十六21)

耶穌亦曾預言到耶路撒冷的悲慘命運:

「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我多次願意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們不願意。看哪,你們的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太廿三37-39)

保羅和其他新約的作者亦沒有把當時期的耶路撒冷看得特別重要:

「這夏甲二字是指著阿拉伯的西乃山,與現在的耶路撒冷同類,因耶路撒冷和他的兒女都是為奴的。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他是我們的母。」(加四25-26)

希伯來書的作者在讚美天上的耶路撒冷的同時,亦明顯地不著眼於地上的耶路撒冷:

「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來十二22)

啟示錄的作者更把地上的耶路撒冷和罪惡之城所多瑪比較:

「他們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裡上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裡的街上;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啟十一7-8)

他亦形容天上的耶路撒冷為上帝和祂的子民同住的地方:

「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啟廿一2-3)

耶穌和他的使徒沒有歌頌地上的耶路撒冷,而是論及天上的耶路撒冷。當我們在以下幾章中把注意力放在祭師職任、祭物和聖殿的時候,我們就會明白在新約中,人不再需要在一個特定城巿裡的敬拜中心才能享受新約的恩惠。

我愛耶路撒冷城,她是我的出身之地及我的基督教信仰的發源地。但是,耶路撒冷和聖地的神聖之處並不是埋藏在她的泥土、石塊、石子、沙石、聖壇、教堂、寺院和會堂裡。耶路撒冷的神聖之處是在於她的屬靈遺產,這個遺產就是因著上帝揀選了在她上面進行了拯救全人類的計劃。今天,很多穆斯林、基督徒和猶太人因著把土地的擁有權看得太重,以及對耶路撒冷作為上帝與人和平和好的屬靈信息的認識太少,令到她成為普世和平的最大障礙。

節錄《巴勒斯坦回憶錄》第十章,往《時代論壇》閱讀全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