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伯崙偶遇

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延綿的隔離牆,重重包圍著西岸整個巴人自治地區。大家似乎接受了這一個事實,在牆上畫上色彩繽紛的畫作,當然全部都帶著政治諷刺。

在伯利恒,一幅隔離牆上有特朗普全身肖象,擁抱著並親吻隔離牆站崗,一串粉紅色的心狀型圖案從特朗普口中吐出。慢慢細看隔離牆上畫作風情早變成旅客景點,由此衍生旁邊路上一間又一間與牆有關的禮品店。

有趣的是,隔離牆還吸引投資者,在旁蓋酒店,每間客房都面對隔離牆,叫Walled Off Hotel,酒店內有收費的小型博物館和以供買賣的畫廊,但客房價錢不菲,由二百美元起。

隔離牆不遠處有間「以巴衝突協調中心」,內有咖啡館,一大告示牌表示歡迎旅客入內喝杯咖啡,討論以巴問題。當大家想開口時,竟無言,以巴問題,還可以說甚麼呢?日落的餘暉倒影在咖啡上。

繼續閱讀 “希伯崙偶遇"

伯利恆偶遇

筆者:張翠容(香港新聞工作者)

真不可思議。昨天在伯利恆找旅館時迷了路,走到一間理髮店問路,有一位坐輪椅的先生自動請纓,帶領我去酒店。我差點衝口而出,可以嗎?後來盛情難卻,便接受他給我這個幫忙。

他一下一下把輪椅向前推,我跟著他後面,不敢走快,上斜坡下斜坡。看他推得挺吃力,我心感內疚。中途我表示,我知在那𥚃了,請他不用再領路,早㸃回家休息,但他堅持要看到我安全到旅館。

繼續閱讀 “伯利恆偶遇"

七十載

2018-05-14 21.32.24-DSC_1535_1

七十年前,一批離散之民找到了他們的家園,卻又令另一批人成為流散之民。

自此,「和平」就好像一位跟這地格格不入,經常遠遊的旅客。長期在外,甚少回家。

她的朋友「愛」似乎更已遠走高飛。

但「信」仍舊催促著我們,叫我們在「盼望」的鼓勵下繼續去尋找那流離失喪的。

求主憐憫。

聖誕氣氛

25550394_1581770798580916_1051320542156932972_n

筆者:Dorothy Yeung

日期:2010年12月24日
時間:晚上11:00?
地點:猶大地的伯利恆
人物:某加拿大華僑電台節目主持人和我
主持人:你那邊聖誕氣氛很濃吧!
我頓時不知如何回答, 是火爐邊的禮物?是屋內亮麗的聖誕樹?是商場的燈飾和那聖誕音樂?
這一切都沒有。
但我卻站在伯利恆的舊城區,救主降生的馬棚旁!!
長途電話當然要快點回答,
我說:「聖誕氣氛?那要看定義了。」

什麼是聖誕氣氛? 那天之後,我總是在想。
那天,伯利恆的平安夜,有着甚麼聖誕氣氛?
是那夜我們在廣場碰到的一個陌生女子,被我遊說接了回家睡一夜的安全與信任?
是翌晨(聖誕早上)院長帶着豐富禮物突然到訪我凌亂的家(那年漂泊伯利恆,無親無故), 覺得他不識趣卻又滿是溫暖?
是那聖誕下午拿着小火把參加巴勒斯坦人隊伍到伯利恆牧人場,祝願他們能在自己的土地上享受和平公義的同行?
或是和路旁的穆斯林小家庭來個合照,祝願他們認識耶穌是基督,為他而降生?

聖誕氣氛如果不採西式的,可以是怎樣?
今年聖誕在澳門怎樣過? 我還沒太想過。
我最想着的,是與誰一起過。
以馬內利, 神與人同在。

原文刊於筆者臉書,蒙允轉載